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

长路


今天意外翻到自己 2012 年在新浪博客上写的一篇文章,想在这里重发一遍,倒不是写得多好。我好怀念那时的自己。

以下原文:

【一】

我们都一样,路长脚短;所以抵达目的时,容颜已坏,鬓角已白。

这是拥有,因此不必伤感;这是逝去,所以无法炫耀。


我喜欢阴天


抓紧时间狂欢,为自己献上一支满意的圆舞曲。

刚刚总结了 sed 的用法,翻译了一点论文,可能与没睡午觉有关,感到头脑混沌,有点点的疲惫。我不知自己有没有判断正确,这种信号的含义应该是身体告诉我要休息了。那就休息吧,打开在线音乐,顺便闲谈点什么。


时间的灰烬


【1】

十四五岁应该是我精力最旺盛的时候。

那时候能在冬日里的五点半起床,早饭自己做,然后去女友家楼下等她一起上学。走在路上,她问我喜欢她什么。有许多可以陈述的地方,最终被我以“因为你好看呀”笼统概括。女友似乎有些失望,悄无声息的终止这个话题。

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想不明白当时的回答怎么那么肤浅,听到的人大概率以为我是一个见色起意的人吧——虽然这样说也没错啦,不然我干么喜欢《搜神记》里陈紫函,喜欢《笑傲江湖》里陈乔恩,喜欢《一起同过窗》里徐晓璐……


冬月里的海螺


前言

stormzhang的知识星球开启一个辞旧迎新的活动,大概是“复盘过去的18年,规划来临的19年”。倒不记得是大家自发还是stormzhang组织,总之都乐呵呵的参与进去。

星球逾越两万人,形形色色。有留学哈佛入职Google的,有自述三流学校毕业经过努力立足上海的,有画画好看的面包师,有16岁的高中生。可能更多的是日夜敲着代码、身材走样的技术人。一条条信息浏览下来,“平凡”居多,令人倾佩的数量也不少。我是属“平凡”啦,自然没有锦上添花的能力,便一如往常潜水,将“承上启下”搬来这里吧!


银杏与初冬配


typecho的官网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。其实你早该知道,敢于念念不忘之人,已经不在乎能不能得到回响。

【1】

每个早晨从宿舍到底楼要被电梯带着滑过15个寻常房间的高度,然后去阿姨家买香菇青菜包。路线是左转,再左转,最后打个右转弯。第二个左转之后会看到银杏树站在马路一旁,要是你着急下结论,你会说:“这里有一颗银杏树站在马路一旁”。等到了右转弯便为自己的武断懊悔不已:原来两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