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

今岁过半


二零二一年风风火火降临的时候,我以为这一年我会做到什么;《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》的 PDF 被毅然决然打开的时候,我以为这书中我能够学到什么。而今岁过半,我换了一份工作,对 CSAPP 叹为观止。


为何而写


罗翔:这个世界并不美好,所以美好是值得我们去追求的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跟同事谈到了流量转换,继而谈到了 stormzhang。最后我说,我写博客是受到了 stormzhang 的影响。


和 Python 牵手这两年


从第一次用 Python 语法打印 Hello World 到今天,大约有两年光景了。依稀记得那是 18 年的 1 月,经过多方打听、浏览广告——升大四面临的就业压力让我不得不做出选择——终于敲定了 Python。之后就是跟着 20 块钱买来的黑马盗版视频一点一点的学,有时候会觉得讲太快,要按暂停键;有时候不知道视频里面的人在说什么,那就管他的,把代码一模一样的敲下来。


当新浪防盗链时,我在想些什么?


正文

有一天我打开 CSDN,发现放在页面左边的赞赏图不能显示了。几次刷新浏览器,无果。但我想,别看 5G 现在宣传得沸沸扬扬,网络不稳定仍是寻常事。也就没放心上。后来渐渐地,开始听到有人说新浪图床加了防盗链。于是赶忙打开自己的网站确认,可一切正常如初呀。旋即便想,大概哪儿有闲人“寻欢作乐”地随便说说,就像杨幂刘恺威隔几个月就要“被离婚”一次。三人成虎,消息在圈子里迅速流传,若不是看到图片在网页上安之若素,恐怕我也信以为真。


长路


今天意外翻到自己 2012 年在新浪博客上写的一篇文章,想在这里重发一遍,倒不是写得多好。我好怀念那时的自己。

以下原文:

【一】

我们都一样,路长脚短;所以抵达目的时,容颜已坏,鬓角已白。

这是拥有,因此不必伤感;这是逝去,所以无法炫耀。